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丽仁化 > 景区景点 >

乡镇乡村—周田镇风度村

日期:2018-02-13 15:28:00 来源:本站 【字体:

周田镇的风度村(张屋村),位于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山东坡山脚下、浈江河与灵溪河的交汇处。这里山川秀丽、沃野平阳、历史悠久、地灵人杰,是唐朝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、诗人、名相张九龄故里(古属始兴郡,唐属曲江县,现属仁化县),也是岭南张氏宗族繁衍发祥之地。 

张氏岭南始祖张君政,于唐贞观年间由河北范阳来韶州,任别驾,携家迁来韶关曲江。第二代张子胄官越州剡县(浙江绍兴嵊县)县令。第三代张宏愈官索卢县(即曲江县,王莽改制时改为索卢县)县丞,在当时始兴郡的清化乡、平圃驿一带置立田产,并将其父张子胄葬于清化乡的平圃山,其母葬于浈江与锦江交汇处的仁化江口。其后子孙发派,成为韶关、曲江、始兴、仁化及岭南张氏的繁衍地。考清化乡、平圃驿,古属始兴郡、唐属曲江县,而核心区平圃,就在今天仁化县周田镇的风度村(建国以前称风度乡)。现在,该村还保存有较为完好的明清古宅建筑96间,约8500平方米,古老祠堂5间,门楼、古巷、牌匾、楹联、文物古迹等,展示“九龄文化”在这古村有着本固根深的历史渊源。 

张九龄是唐开元一代名相,他一生坦诚耿直、不畏奸邪,勤政为民、造福黎庶,是德才兼备、刚正清廉的一代贤臣;是远见卓识、锐意革新的政治家;是品高诗雅、开岭南诗风的一代宗师。他的千古名相风度、《千秋金镜》贻谋、梅关古道运筹,以及“海上生明月、天涯共此时”等诗文名句,一直备受中华后人的景仰和赞颂。风度村东南一公里有座平圃山,子胄公墓悠然安卧山窝之中,墓后的山峦如靠背,左右山梁似扶手,像一张太师椅坐东南,朝西北,俯瞰沃野平川中的风度村:浈江由北而南、灵溪由西向东,夹岸竹篁、澄波碧浪;隔浈江韶石山赤壁丹崖,西北丹霞山群峰拥翠、山水田园风光与“风度绍兴”墓庐、风度古村风水相对益彰。张氏家族对农耕文化风水学的精心挑选运作,显示出深厚的文化底蕴。 

风度村的大门是“风度流芳”门楼,是韶关市老风度楼毁败后,粤北现存的唯一古风度楼。 “风度流芳”四字来源于唐明皇李隆基对名相张九龄的肯定和推崇,乃至以后用人时必问:“风度有如九龄否?”门楼高8米,宽4.5米,青色砖墙、平整光鲜,青花瓦檐、喙牙翘角;门当户对齐全,封檐雕饰精细,画梁雀榫华丽。整座门楼巍然大气,古朴庄严。正门楣上方红底金字牌匾“风度流芳”四字,赫然承继着张九龄当年的名相风度。早年门楼左右曾有唐明皇写给张九龄的楹联:“蜀道铃声此际念公真晚矣;曲江风度他年卜相孰如之。”怀念凄惋之情盈满字里行间。 

从风度门楼进村巷不远,就是该村最古老的宗祠张氏祖堂,外门楼的檐墙古朴庄严还在,门匾支钉犹存。进大门前厅的藻井内壁上,一方古匾《燕翼贻谋》扑入眼帘,这是粤北现存最古老的“九龄文化”文物遗存。张九龄作为唐开元名相,为政忠耿,不畏权奸,斥用李林甫,谏宠安禄山,因而每受奸臣权贵的谤毁打压。为明心志,他以南方的“海燕”自谕,作五言诗《咏燕》昭告同人:“海燕虽微眇,乘春亦暂来。岂知泥宰贱,只见玉堂开。绣户时双入,华轩日几回。无心与物竞,鹰隼莫相猜。”宣说自己是南方来的海燕,趁盛唐时和暖的春风飞到京城。不因自己出身低微而懈怠,只要朝廷需要,就时刻努力投入,跟随皇上日理朝纲。没有心思与谁争权竞宠,鹰隼般狠恶的贪官们,就别胡乱猜忌伤害好人了。这首诗是张九龄为官致仕,处事作人的品格风度,而这幅北宋时期的《燕翼贻谋》古匾,也就是要张氏后人牢记“海燕展翼诗中作官作人、运筹谋略的”九龄文化“,将其作为一种修身、齐家、处世、报国的遗训。 

这张氏祖堂古祠中,竟还保存着唐丞相张九龄和谭氏夫人的神主牌,成为十分难得的九龄文物。该神主牌与《燕翼贻谋》古匾,应是古祠中的第一轮北宋文物。也是那个时代,无论名流草莽,死后必须魂归故里的民俗见证。神主牌见证的是,当时清化乡平圃驿的风度村,即为张宏愈第四子、张九龄的四弟张九宾守护祖墓、祖祠的地方,让子胄公一脉后人不忘这南迁故里的张氏发祥之地。 

在另两座残破的老祠内,还保留有“进士”、“武魁”等牌匾,其中一方《秀拔天池》的大匾,是为清朝嘉庆二十年该村考出去的监元第一名张锦元所立。可见这古老风度村的后侪辈,都曾在官场、文场出类拔萃,贻继着九龄公的文采风度和谋略祖训的。 

风度村最大、最雄伟、目前保留得最好的宗祠,是“金鉴流芳”祖祠。据该村九龄后裔张绍武老人介绍,祠堂始建于南宋,至清朝乾隆年间(公元1765年)重建,保留至今。墙体青砖打磨光滑,灰浆细线规整均匀,大门牌楼巍峨华美,门当户对雕工精细。门楣上方的大梁雕有镂空的双龙戏珠,上面门檐正中的红底金字《金鉴流芳》匾额雍容大气,门两边原有楹联传为九龄公第二十一代孙所写:“金鉴箴铭先世泽;曲江风度旧家声。”整座门楼柱梁上下承托,雀榫雕饰华丽精湛,两旁的“莲步青云”、“官禄乘风”镂雕图案活灵活现、神态怡然,是那个时代建筑雕刻艺术颇具吉祥象征意义的精品,也应征了《千秋金镜录》的作者张九龄生前的显赫地位和鉴古裕后的遗谋。整座宗祠三进两天井,前厅之上有藻井,中厅为功名举堂,内厅为祭拜堂,神龛供奉祖宗牌位、九龄公画像。阁楼华丽大气,两边厢房延展,四周民居村巷都是明清青砖老屋。飞檐翘角的山墙,各色琉璃的瓦挡,雕花装饰的檐线,红岩琢就的门窗,厅堂古雅的摆设,还有小巧的天井花坛,精美的石狮花座,珍贵的古物收藏,以及宁静的乡村气氛,让人感受到古村历史源流的久远,领略到一种文化风度的传承。

(龙全明提供照片)